代溝

iqdoctorchristmasoldman.3875.bt

剛剛開學,我亦隨之踏進了大學的第四年。午飯時間和一班朋友寒喧,發覺歲月不饒人(真老套)。

YouTube有一段片,剪輯了一堆陪伴90後成長的歌曲,看一眼那個歌曲清單,簡直不相信原來一些對我來說是「不久以前」的歌曲,其實已經是「十年以前」。我第一個認識的香港歌手是陳慧琳,「花花宇宙」的「噢衣噢、噢噢噢」唱得啷啷上口。楊千樺的「中女的祈禱」因著汪阿姐轉呀轉,再次紅起來。兩首歌都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我還記得有段時間,只要走過旺角街頭,不論百老匯、豐澤、抑或是旺電,每一間都是播著「最心痛是,愛得太遲」。那首歌從「聽落幾好聽」,到「又係呢首歌」,最後「再聽我會癲」,原來都已經十年了。Dr Who一直不聽最新的歌,每次都殺不死你的「重口味」對我來說已經頗新,也已有三年歷史。我還記得那奇怪的歌詞,還有自己如何和朋友在K房中跳那隻「搓手舞」。

要知道你和朋友之間的代溝有多闊,說卡通片便會知道,特別是近排興起的Pokémon Go。

我是陳浩民唱寵物小精靈的年代,我的朋友是黃祖藍的年代。

我的年代還是紅綠Gameboy的年代,有時卡帶接觸不良,要拿出來吹的那款。那時的小精靈只有百多隻,叫聲還是日文(我聽不懂它在叫甚麼,當是日文好了)。朋友的年代已經是不知甚麼寶石的時候,小精靈有幾百隻,名字從可愛的意譯演變成粵音的直接翻譯。小精靈的叫聲更是奇怪,將自己的粵音譯名提高八度讀出來便算了。

除了Pokémon,還有魔法神奇誰可阻擋的「百變小櫻」、Bilibala-Bilibala的「小丸子」、港大同學最喜歡明我以德的「哈姆太郎」、四處找屎玩的則卷小雲和天神村……

原來通通都過去了,留下來的只有我現在還能倒背如流的歌詞。


想第一時間看到,或是回顧以往Dr Who的文章,可到Dr Who的Facebook page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文一心語錄,一日一感動 (35)
Next article致閨蜜
2016年4月正式成為《乾媒體 Dry.HK》博客之一。 不務正業,身為醫療行列人員卻天花龍鳳,甚麼都說一大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