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的搵食功能

記得還是大學一年級時,好友告訴我,她獲得Bloomberg的intern,感到十分高興,那時我還很天真,不了解金融,也不知道Bloomberg是什麼,倒是在書報攤看過雜誌封面,當時只是看她期待又激動的,知道這份工作一定是很重要而替她高興。

 

到她真正入去工作以後,經常聽到她說:「Bloomberg真係好犀利嫁!我要好好咁學佢D功能!」

 

意想不到當時不了解資本運作的我,最後進入了基金界,還記得當初自己投資的時候,每天晚上自己逐個逐個Cell入資料研究的日子。在公司認識Bloomberg機那天我幾乎要昏倒,原來自己每天花一個晚上入的資料,在鍵盤上一個按鈕就有答案,它們那句:one key to infinitive answers,真是一語中的。

 

上星期發現Bloomberg原來有個功能叫:DINE

 

dine

輸入以後就可以見到餐廳的食評和資料,以龍景軒為例:

lung king hin

還附上食評呢!和Openrice相比,這裡會多一些「中環偏見」,連美心皇宮都上News Review。

 

難怪Investec的愛爾蘭首席經濟學家Philip O’Sullivan曾經發了條Twitter:Bloomberg being down has finally made me understand how teenagers feel when Facebook crashes .(彭博機死了讓我終於體會到了Facebook死機時青少年有什麼感覺。)

 

好友陳泰利曾說Bloomberg機威風了三十多年,這三十多年界面都未曾轉變,要是有一天有一個Big Data系統打敗了它,這個系統真的會如Nokia般一沉不起。細嚼之下,這句話很有道理。

 

在大數據年代和Big Data年代,Alpha Go「人機對弈」又再興起人工智能與人類生存的討論。股神巴菲特和他的拍檔蒙格是從不用電腦的人,在辦公室的電腦只是用作裝飾。有一天彭博死機了,我們能否再用紙筆運算呢?沒有了Openrice,難道我們會憶不起味道?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