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座

想回應一下我一個朋友的一篇文章,是我積壓了很久的想法。

原文: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

13225_10153160868024242_9219700639084596807_n

關愛座的設置本為推廣禮讓之美德。

從我的觀察,一開始並沒有太多人有讓座。的而且確,香港禮讓的程度的而且確不是太高。有些人便開始批評一些看上去不用「關愛」的人佔用那些座位。

就像一個越滾越大的雪球,慢慢出現了所謂「網絡公審」的現象。一位健全的人士一坐上關愛座便會成為鏡頭的焦點。五分鐘後,各大社交平台就會出現攻擊性的評論,「廢青」、「無家教」,俯拾皆是。

罵得多了,又出現了一班有「被關愛」條件的人們,要求別人讓他們。親身經歷是有一次我在排隊上小巴,一位大概六十歲健步如飛的姨姨從隊尾直奔向前,一個華麗轉身便上了車拍了卡,一個屁股安穩地坐在位置上。我本來正要上車,被這拂「清風」在我面前飛過後,向姨姨說了一聲「大家都正在排隊,請回隊尾」。姨姨很大聲地開始罵「你有無家教?懂敬老嘛?」,罵著罵著,把我爹娘都問候了,我也只好不發一言上車拍卡坐下了事。

「讓」一字帶有主動的意思,由「讓人者」從心而發「讓」給「被讓者」。姨姨這樣罵了一個「讓」回來,我被動地「讓」了她,這個還是「讓」嗎?

被罵的也多了,一班被標為「廢青」的人也出來反擊,曾見過「我就是不讓」、「我好累、不能坐?」、「小學生揹著上千噸的書包也很累呀」。

自此,「關愛座」成為了一個爭論的主題。

從醫者,會明白為何要讓座給老人家。關節炎、風濕、骨刺,有枝針在關節上,每走一步刺你一下,如何不疼、如何不累?累是主觀的。我不懂比較揹著千斤重書包的小學生較累,抑或是疾病纏身的老人家更累。

解決問題,我相信中庸之道。不是說「不可以坐」,也不是「坐著不讓」,大家坐下了,看見有需要的人就讓,這才是本意,任偏任何一方都不是最合適,也就是suboptimal。

美德,是從教育「浸」回來,不是罵回來的。

有次我跟外祖父母到台北遊玩。剛上車,看見沒有位置,便找了一個牆邊的位置讓兩老靠一靠,他們也不是行動不便,站數個站大概也可以。突然有個台灣人從老遠走過來,叫兩老到他的座位坐下,看見隔鄰車卡有另一個人在揮手,兩老笑得很高興地過去坐下了。這才是「禮讓」嘛。

反抗的「廢青」,自問你的禮貌有沒有這水平?
罵人的「姨姨」,人家的禮貌是給你罵回來的?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文一心語錄,一日一感動 (38)
Next article浴火後 重生前
2016年4月正式成為《乾媒體 Dry.HK》博客之一。 不務正業,身為醫療行列人員卻天花龍鳳,甚麼都說一大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