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逃逗 #16 (完)

celia無跟我番入去。無聲無息地,celia上機鳥。 除了番工,見朋友,見老豆老母,飲醉酒,我既七月空空如也。有人會話,咁多世藝,仲空空如也?我會答,我感覺空空如也,我既whatsapp空空如也。試圖剷哂所有通話記錄去令自己唔再回望舊日,卻發現懷念呢樣野,根本無法停止。 掩眼馬騮再不復存在。 我遺失咗一張笑臉,一張我好應該珍惜既笑臉。我期盼收到羅馬尼亞既一句安好,卻連一息呼吸都聽唔到。 宜家,我唯有拼命搵野填補我既空空如也。

10428286_322836727872751_7263455511883809708_o

長途逃逗 #16 (完) – Storyteller 馬交文

celia無跟我番入去。無聲無息地,celia上機鳥

除了番工,見朋友,見老豆老母,飲醉酒,我既七月空空如也。有人會話,咁多世藝,仲空空如也?我會答,我感覺空空如也,我既whatsapp空空如也。試圖剷哂所有通話記錄去令自己唔再回望舊日,卻發現懷念呢樣野,根本無法停止。

掩眼馬騮再不復存在。

我遺失咗一張笑臉,一張我好應該珍惜既笑臉。我期盼收到羅馬尼亞既一句安好,卻連一息呼吸都聽唔到。
宜家,我唯有拼命搵野填補我既空空如也。

放工後既歡樂時光,我經常到不同既酒吧。點點滴滴既dirty martini慢慢累積,慢慢沈澱。望著杯酒,我每次都嘗試係腦海裏面拼湊我同celia既故事。

無形之間,我係我同celia之間起咗一幅牆,越起越高。我過唔番去。呢幅牆,就係我一直對過去失戀既恐懼。
我怕celia同前度一樣地傷害我。

所以,我根本無諗過要行近,甚至我一直都只想保持呢種似有還無,呢種長途。我想有個人係附近,所以我自私地要繼續挑逗,所以我同自己講我同celia只係挑逗,所以我自私。我可以機關算盡去製造距離,製造虛無縹緲,我可以自欺欺人,同自己講我未準備好開始一段新關係,卻唔可以簡簡單單去面對自己,面對人地。偏偏鍾意一個人,就係一件簡單既事。過分既算計擔憂,只會拉開兩人之間既距離,直至對方發現,自己根本觸摸唔到面前呢個人,根本唔了解呢段關係,甚至懷疑究竟自己同對方係一段關係,定係一場遊戲。

所有遊戲,皆是虛擬,所有挑逗,皆是霧水。
從來無一種挑逗會長久,因為無名無分既野,從來都是沙上堡壘。呢場長途挑逗,註定仆街結尾。

八月頭有次中同聚會,中同B自爆慘遭娘娘收兵,席間友人聞之,無不極盡羞辱之能事,問候之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中同B面如喪家之犬,低頭不語。

聚會過後,B同我一齊等車。突然B問我:「做兵係咪好on9?」
我答:「唔會呀,其實做兵都幾好呀。」
中同B:「你唔好老點我啦。做兵點會好?我所有付出係人地眼中都係老鳳既。我做既野何時有咩價值呀?」
我望住B,抖咗好大啖氣。「做兵起碼有機會,起碼你可以樂觀地覺得自己有機會。你請人食飯嗰刻,或者係幫人埋單嗰刻,都會覺得你又向娘娘邁進一步,自我感覺簡直良好到極呀。我一開始就極力避免做兵,甚至收埋人地做兵,宜家點呀?溝女溝到咁又好咩?」

做兵到盡可以樂觀地仆街,挑逗到盡只係遊玩到仆街。
要做兵,夠盲就得,要挑逗,就要自己整盲自己。

呢啲,或者就係兩者根本上既唔同。

中同B上車之後,我一個人係街上遊蕩。係天橋上望住寂寞既德輔道中,我攞出手機,打開對話視窗,打咗簡單既3個英文字。

我右手拇指彌留係發送鍵附近。

我唔想再諗咁多。

*****
十六話後,《長途挑逗》終於完結。馬交文自知本故事速度緩慢,情節拖沓,加上糖分欠奉,難以迎合大眾口味,like數已反映一切。幸仍有見知音包涵馬交文之拙筆,支持本連載,馬交文深表感激。《長途挑逗》當中情節,或真或假,均已久存於馬交文腦海內,而對celia,馬交文除了惋惜,都是惋惜。如今將之編成此故事,未嘗不是了結本人一件心事。未來連載,將同步連載於本頁及本人專頁《說故事機》,讀者如有興趣,不妨也留意《說故事機》,馬交文在此謝過。馬交文自知文筆拙劣,只求記錄身邊一二小事,倘未來故事仍有幸為各dryers所細閱,馬交文如願足矣。

特別在此答謝一眾admin對馬交文百般幫助支持,本人無言感激。

在此附上《說故事機》網址:www.facebook.com/everyonewitheverystory

Comments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