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逃逗 #12

長途逃逗 #12 – Storyteller 馬交文
http://youtu.be/uayFdlXnk2k
開心既第一次,往往會令人產生情意結。
就好似如果你父母第一次帶你去麥當勞同你食早餐,而成餐食得好愉快,佢嗰餐同你叫乜,你以後都會食乜。相反,如果你係麥當勞裏面做埋啲低能野,例如你係咁含住支飲管吹杯可樂,搞到啲可樂連冰飛哂出黎而比老豆當場執家法,你永世都唔會踏入麥當勞一步。
飲酒如是,打車輪亦如是。
細個唔識打車輪,對住女友四目交投,竟然手足無措,到真係錫埋去,重咬到佢條脷。可能因為呢個緣故,係長期缺乏接吻下,我同呢位女仔好快就分咗手。
經一事,蔡一智,今次我無咬到celia條脷。
可能係飲大咗,celia抱住我,然後雙手一路係我背脊掃落去。
我個腦完全比唔到反應。
我剩係識一路錫埋去。
呢場車輪戰打咗接近兩隻歌。
分番開之後,celia同我鼻貼鼻咁對望咗一陣。
剔塔剔塔。
打破沈默,我攞起杯black label。正想回一回氣,誰不知celia搶咗我杯酒,一啖飲落去,然後錫埋黎。我只感到係一股 black label 湧入個口既同時,一陣酒氣從口腔湧上鼻腔,我有些小窒息既感覺。
一直以為追龍係食煙獨有既玩意,原來係飲酒上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作家 chuck palahniuk 係小說 《choke》 入面講過,窒息既時候,人既身體會將接受到既信號無限放大,因此所獲得既快感亦同樣放大。
係兩條脷再度亂纏既呢刻,我的確覺得好迷幻。
《choke》入面話,有人係泳池底對住個抽水泵打飛機,係死前嗰刻獲得最大既快感。
記起呢幕嗰刻,我攤咗係梳化上面,望住攤係我心口既celia。
大家都扯哂氣。
我諗,其實唔撚使死都夠刺激。celia望住我,笑到縮埋一舊。
坐番好,望住畫面,celia挨住我,再攞起支咪。
杯酒飲到一半,celia拍一拍我:「你都要唱嫁。」
不勝酒力,我接過支咪就跟住字幕唱,隱約記得幾句歌詞:
來沉沒在我的深處吧 埋在愛情下
世界快要變作碎花 來接我吧
趁這結尾嘆口氣吧 原諒我們吧
答應送我最美那朵水花可以嗎
來擁抱著我 形成漩渦
扭曲那萬有引力倒海翻波
直到這世界徹底攪拌清清楚楚只得我們
直到這世界徹底癱瘓 剩下自己在遊玩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長途挑逗 #11
Next article長途挑逗 #13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