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挑逗 #4

10329718_306500402839717_7648419117704861713_o

長途挑逗 #4 – Storyteller馬交文

六點二十分,我開始沖涼。

六點三十五分,我開始換杉。

六點三十八分,我係海軍藍色Polo同白色牛津紡綿恤杉之間點指兵兵。

六點四十分,我開始千百年來神聖而不可侵犯既儀式:蠟頭

六點五十分,老豆意圖打爆洗手間既門以進行爆石工程。

六點五十三分,禮成,作最後檢查。老豆大喝:「阻人爆石猶如殺人父母呀,你使唔使破埋地獄先出嚟呀?」

七點正,攞銀包,我踏出門口。

搭車落中環,車程二十分鐘。celia將會於七點四十五分到達。

落車,我係七十一買左包薄荷益達,十粒裝。

做好準備。

celia 準時到達。

「禁好搵我食飯既?」
「無…屋企人出哂去,咪碰下運氣約你。」 我話我想食拉麵。
「好呀,我都係。」
我承認,係行去食拉麵既途中,我對眼一直無離開過celia。
樣,有;身高,165cm;長頭 髮,身材適中,有前有後…

有邊個男人唔有邊個男人唔昅女?如果你識既,話我知。我請佢食飯再做同佢第二個個案研究。

「係唔係去豚王?好似要等好耐…」
「唔係,帶你去第二間啦。」邊行邊講,我地去到餐 廳。
「新地方噃,馬交文你有咩介紹呀?」
celia條花裙令我無法集中睇餐牌。

「呢個,呢個,呢個啦…」 落完單,我同Celia繼續閒談。

我食咗啖麵:「份工辛苦嗎?」
Celia飲咗啖茶:「你話呢?可以同你text三個鐘噃。」
抹一抹嘴,佢又問:「你又話做 project既?又text禁耐?」
我扮起嗰三隻馬騮emoji:「禁你教我野,咪學下囉。
Celia笑得好開心,問我:「哈哈你最鍾意邊隻?」
「我知你鍾意用掩眼嗰隻。」
「問你呀!懶醒!」

好老實講,我唔係禁鍾意用emoji。
講野咪講野囉,做乜又龍又蛇花花世界搞到一段文字七彩顏色姐?係咪一唔用emoji就代表我好嚴肅?

諗到依度,我問:「其實你覺得唔用emoji係咪代表send野嗰個人好認真好嚴肅?」
celia反問:「你認真send野嫁?whatsapp就輕鬆啲啦。」

食完,埋單。戲肉所在。

同任何異性食飯,尤其是關係尚未界定嗰啲,埋單永遠都係一個亟需小心處理既環節。

中學時期,中史老師講到毛澤東,總會提起佢既名句:「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禁我又不禁聯想到,媾女係咪必須請客食飯?
記得中學時期,喺中午班房濃罩住咖喱吉豬味撈麵味同埋汗味既時候,我同同學都曾經商討呢個哲學問題。

同學A:「堂堂男子必須將重任當,尤其是first date,老虎蟹請啦!」
同學B:「請乜撚野姐?如果要請先受媾,禁同叫雞有咩分別?」
同學C:「你同雞食飯嫁?」
同學B:「挑,殊途同歸,你都係想啪啪啪姐。」
馬交文:「若然我唔係想啪啪啪,又或者我想睇定先呢?」
同學C:「禁謹慎呀…你有無考慮從此對你既左右手忠貞不二呢?」
同大部分既哲學問題一樣,我地並未能得出一個結論。

我接過張單,打開銀包,celia問:「幾多錢呀?」
我答:「你請我飲野啦。」
celia:「哈,我好似無話飲野喎。」
我比錢侍應:「如果今日唔得,咪下次囉。」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長途逃逗 #3
Next article長途挑逗 #5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