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挑逗 #1

10273214_298861936936897_5382400562929353515_o

長途挑逗 – 馬交文

(1)

曾經嘗試用光譜(spectrum)呢個觀念去研究收兵/做兵同flirt,我會發現兩者只係程度上有唔同。對我而言,兩樣野根本係高手同低手做緊同一樣野。

好多時讀社科會研究必要條件(precondition),我又係度諗,禁上述兩樣野既必要條件係乜呢?

我深信,flirting既必要條件比收兵/做兵多。

我決定用一個個案研究探討一下呢個微關係管理 (micromanagement)課題。

***

係年幾前我入咗一個類似莊既物體。經歷兩輪面試,intro camp, 同埋部門面試後,我入咗一個女多男少既部門。 記得我地第一次部門會議,我見到Celia。

第一印象呢樣野大多數都係相當主觀而流於表面,同時亦受當時環境既限制(environmental constrain)影響。我相信,大部分去過任何社交場合既人都會明白。就好似去Clubbing,受歡迎既女性未必係樣靚,但身材一定係正。

所以“全場黑蚊蚊,豬扒都可以變女神”呢句,一向我都奉為至理名言。歡場無真愛,同個場既燈光不無影響。中過伏既人,多數都會轉為信奉伊斯蘭教。當然,我都唔例外。

你一眼望埋去,只會用幾樣野衡量你面前呢個人:樣,衣著,身影,聲線,而你只可以根據你留意到既野黎判斷上定唔上,fight or flight。

對住前面呢位臉孔我唔敢太快去下判斷,雖然望埋去我覺得Celia的確係吾錯。小心駛得萬年船嘛。
因為我身處既環境十分有趣。
隔離位個位男仔似乎都對Celia有興趣,視線一直都有意無意打量Celia。
有趣有趣。

當我部門既大佬話要我地揀subdivision,我隔離呢位男仔一直無出聲,直至Celia揀完,佢即刻揀同一個division。我係佢兩個揀之前,都揀咗同一個division。

「hi我係馬交文啊,我讀社科,三年。」
「hi我係Max呀,我讀glaw既。」
「我係Celia,讀a&f嫁,都係三年。」

呢啲寒暄往往令我心寒。老實講,我唔係好識禁樣同人搵野講。
原來Celia係讀a&f既。
禁佢都係著a&f既。開完會,所有人都去食飯。

「喂馬交文,我地係咪之前係st johns touch camp 同組嫁?」好野,唔使我懶熟。
「係呀,Celia你又記得既,我禁接。」
「你頭先好似唔識我禁既?」
「開緊會嘛,我又遲到,相認有啲怪。」所以話我身處既環境有趣—呢鍾見過又唔算係識既女仔,都係睇定啲先。宜家啲人禁多蠱惑,所謂人心百態,求者萬端,點知佢什麼心態?扮唔識咪死?
「係呀,其實intro camp都見過你。」的確,intro camp我都有見到Celia。係呀,就係intro camp都無同妳講過野,先驚有古怪。
「哈哈我都記得。」我勉強回答。留多啲空間唔係壞事呀,唔通話「哈哈哈我地好有緣呀!」禁樣?
「係ber,Celia點解妳揀a&f既?」Max問。我心諗,你有無老土啲呀?

餐飯就係呢個氣氛下進行。
翻到屋企,add咗大家Facebook,少不免了解下大家。
原來Celia係a&f做sales。
原來Celia Instagram 好多人follow。
電話盞紅燈係禁閃,原來係我女朋友揾我。
事出有因,我既小心係必須既-萬一比人話我力追個女神,禁咪大檸樂?薄扶林同清水灣並唔係想像中禁遙遠。
況且,我好中意我女朋友。起碼,當時係。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奪命金] (三之三)
Next article長途逃逗 #2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