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射殺了一段感情

/但願在我看不到的天際 你張開了雙翼/ 田馥甄



年前,我開始打war game,特別喜歡CQB。呢段時間以嚟憑我既天賦同技術,開始稍有名
氣,相熟既玩伴都對我能力予以肯定,被我發現既人絕少能比我快扣下扳機,正面交鋒我好少
會死。
呢半年嚟我陸續揾身邊既人打CQB,想配搭上有更多新鮮感同時推廣呢項遊戲。我諗起我喜
歡既嗰個女生,她勇敢、愛冒險、獨立、沉靜,係CQB既完美人選。因為某d事情我同佢接近
一年再無任何聯絡,無諗到呢次她爽快咁答應我join一次,試吓好無玩。
好可惜,人係我叫來既,但佢選擇咗對面隊,可能係佢小心眼,亦可能係我小心眼諗多咗。
Anyway,戰場無父子,就各安天命啦。
今日同場既人水平都一般,我隊喺我帶領下都叫有贏無輸,但第三場一轉新戰術玩下,隊友好
快就死晒得返我自己。我心諗一挑四其實唔難,果然cam住個靚位輕鬆就冧左兩件,但呢個時
間我腦海突然閃過佢既影像。
就係呢瞬間,第三個人露出身影,仲立即發現並瞄準我,但正如我上面所講無咩人可以夠我快
,我一咬牙回過神來focus,shoot,一槍就打中佢面罩。得返一個,我暗想。
等左一分鐘左右,我聽到腳步聲已經知自己贏硬。透過準星我已經瞄好咗位準備英雄式結束呢
場戰事。
對方槍咀已經伸咗出嚟,身影亦慢慢從牆後顯現。我有一個習慣,一定要肯定對方身分先開槍
,呢個係避免誤殺既考慮,亦間接凸顯出我反應之神速,成為我稍具名氣既原因。即使全場得
返兩個人,我都堅持呢個原則。
我將focus由準星zoom out去嗰個人既面上,仆街,真係佢!我唔知點做好,呢個moment佢
仲矇盛盛咁直行直過,我想射佢全身任何一點都無一絲難度。但打佢好似顯得我小家,畢竟佢
拒絕過我,加上客觀上佢係女仔又係新手;但唔打佢我又人神共憤,因為我一死隊伍就輸,仲
要輸喺自己帶嚟既新手槍下,情何以堪。
就喺我千頭萬緒心亂如麻之際,佢終於發現咗我。我透過自己同佢既準星望住佢,我真係好喜
歡佢雙眼,唔係話靚但眼神就非常深遽,佢一定有段複雜既過去;眼罩面罩下佢個樣呢一年嚟
好似無咩點變,今朝佢嚟既時候我一直都唔敢正眼望佢,只偷望到佢頭髮比以前長咗啡咗,估
唔到可以正面望佢既唯一時刻,就係呢種生死對決之時。
噗噗噗三聲,佢已經打中我屈於身前既雙腳,脛骨被打小腿固然痛,但我個心更一下刺痛,好
似畀bb彈打中左咁。我一方面為佢既無情而心碎滿一地 (事後諗返其實佢應該望唔切我係邊
個),另一方面又為佢幫我解脫而暗暗輕鬆過來,呢三槍就好似佢拒絕我既果段說話:心痛,
心死,但起碼等我唔洗再亂諗野。佢就係咁無情咁冷若冰霜既人,我就係情迷佢呢份特質。
我無表現出自己既一絲心痛,我雖腦中一片混亂,口中已大嗌「hit!」同時舉手起身。我低
頭無望佢,兩人前後行返出場,身邊人都大感震訝,有人讚佢勁,亦有人問我做咩係咪讓佢,
我堆出笑容嘻嘻笑左下,扮到談笑風生毫不在意,但其實我一直唔敢同佢有眼神接觸。
之後全日我都心神不寧不在狀態,兵敗如山倒。完場有人問我係咪唔舒服,亦有知內情既朋友
拍咗下我膊頭,我以一個個苦笑感激佢哋既關心。我偷偷望咗佢一眼,佢同其他人言談甚歡相
處得好好,我心中既欣喜又自憐自傷。唔知佢有無一絲諗起我,又或者知道我心意呢?
*********************
三個月喇,話說我今日又同佢打CQB。呢段日子佢對我始終有一定影響,我盡量避佢,我朋
友亦刻意幫我ko佢,其他人都無發現我對佢有微妙既感覺。
當日第八場,我一枝USP手槍背靠牆cam喺門側邊,我感受到一隊人喺外面緩緩靠近,到門口
佢哋就停低咗。
雙方都蓄勢待發。
門口一枝M4槍咀猛地舉起伸入,明顯係想一舉攻入房間,但我又點會畀佢地得逞? 我以全蹲
既右腳為軸,身子順時針一旋,左手已經捉住左枝M4槍管。
捉住槍管既瞬間,我喺對方跨下已經見到共有四人為一小隊。同時我右手繞過對方左大腿外側
,槍口斜向前左上方連開三槍,排第二既人槍仲擱喺第一人左肩上未反應過嚟,就大叫「hit
!」,中槍離場。
我喺第二個人嗌hit既瞬間迅速企直,要喺排第三既人反應過嚟之前將佢擊中。對方枝AK由指
向第一人右肩既方向向左肩掃過嚟,我舉起手槍瞄向第一人同第二人之間既空隙,偏偏第二人
正轉身離開小隊,我喺急速縮細緊既空隙間集中精神,鎖定第三人面罩——呢個時刻我左手緊
捉住既地方傳嚟一下異動,第一人被我緊壓住既手指正掙扎住縮開——我無暇細想全神貫注下
兩槍不偏不倚打中第三人左面。「hit!」,第三人舉手離場。
第四人負責殿後此時正轉過身來,我趁此空暇一瞥,第一人左腰沒有手槍,雙手亦無異動,我
就先不管他,右手手腕下沉凝神focus。第三人剛走開兩步露出第四人的身軀,我已經又是兩
槍打左最後一人肩上避彈背心的位置。「hit!」。千鈞一髮的時刻仍盡最大努力減少中彈者
的痛楚,也是另一令我受朋友尊重的重要原因。
前後不過四秒,我右手一收,手槍槍咀已經壓著第一人的左頸肌膚上。這裡毫無保護,中槍即
使不流血亦必痛上三兩小時。
我後退半步,透過兩重面罩發現此人竟然是她。
*********************
膠彈在室內劃出一梳梳幼白的軌跡,BB彈掉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CQB是短兵相接的地
方,每絲決定每分動作都生死攸關。
周遭戰場仍是槍聲不絕,我腦中急速運轉,渾身卻動彈不得。望著面前的她,那倔強無情的雙
眸實在很好看。自喜歡她的兩年來,我何曾試過如此近距離看她的臉?我跟她本來就毫不熟悉
,從來不是朋友,也不曾是同學,一切不過就是源於一次活動上湊巧同組了兩天而已。
此時此刻,我和她表面上都是木無表情,彼此甚至連眼神都不透一絲情感。
我一咬牙,暗自狠下心來,想叫出「bingo!」結束這段對峙,卻只覺喉間一陣哽咽。我默然
盯著她的臉,緩緩垂下右手把槍抵在她的腰間,噗的一聲斷送了這兩年來的愛慕。
「Hit!」,幾幅牆外傳來一個英文單字,又有人在一息間定下了生死。我跟她仍無言對望,
中槍的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靜靜的舉起了雙手,慢慢轉過身走出場外。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