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她

10999000_435050409984715_6694429054366094589_n
( Photo Credits: BCHK )

自問天生毒撚,不宜交際 。
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怕對方覺得我乏味
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意努力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
我一直以為獨處的時候最輕鬆,因為無需遷就他人,也不必失去自我。
直至遇上她。
那三年天天的噓寒問暖,開始時的互不相熟,到後來的無話不說,一切曾經是那麼的自然。
即使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悄無聲息的就疏遠了我
那聲再見還未說出口,我們卻漸行漸遠。
我曾經以為,無論我們錯過對方多少次,都可以找回時間地點重新開始。
就算刪除了她的手機號碼,過了那麼多年,我還是能夠倒背如流。在夜深的時候紅著眼框,卻始終找不到理由打給你。
我們拖拖拉拉的日子裡,我曾經無數次說著要放棄你,卻還是捨不得。
或許喜歡一個人本來就是這樣痛苦的一件事吧。
明明很清楚對方已經不愛自己了,也隨時可以結束這種等待與煎熬,但我偏偏沒有那樣做。
每天假裝等待對方被自己感動回頭,其實只是害怕說出再見,她會毫不猶疑的答應。
於是只好拖泥帶水,卑微又痛苦的維繫那脆弱的關係,直到自己無力前行。
但是,慢慢的,我也學會放下了。不是我變了,是我累得無能為力了。
當你又一次找我,我終於不再緊張興奮,我終於學會對你愛理不理。
我終於不再像以前那麼沒有出息,你勾勾手指尾我就義無反顧的衝過去。
那種看見你就心頭一緊的感覺,那種覺得我們會有未來的感覺,再也不在了。
你離開以後,我會擁有一個完整的,健康的生活。
和朋友喝酒吃飯,會抽時間出來好好追GPA,會努力找到份好的intern,會有新世界的大門對我打開。
那裡陽光普照,有無限可能,甚至會有更好的人出現去取代你。
可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擁有你。
這一點,無與倫比。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Next article不要和醫生做情侶
HKU Dry Club-成立於2012年12月,兩年以來聽同學訴心事,請同學食花生,幫同學hea時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