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的Free rider

俗語有曰:「人無恥則無敵」,而free rider正正是「無恥」的代名詞。

古往今來,「無恥」都是一種卑劣的人格,也是一個具有頗大侮辱性的形容詞。古有「羞恥之心,人皆有之。」一言來證明凡人皆能明白恥辱的滋味,今有禮義廉種種厚顏無恥的行為反證無恥的遺害;此外,父母及老師從小就教導我們何謂禮義廉恥,加上中國傳統文化十分鄙視無恥之徒,在這樣的氛圍下長大的孩子想必能具備羞恥之心,至少也能辨別何謂「無恥」吧。

大佬,你講笑咋!FF得多傷身啊!

上到大學後,相信大家都有面對free rider的經驗吧。看著同組的free rider在外面風流快活,而他,作為怕爛grade的組員,只能通頂補做被free ride的部分;然而,遞交報告時他又要把free rider的名字寫進組員名單內,想到這裏,他心裏不禁火冒三丈,然後趕緊向教授report有free rider出現,心想:呢鑊你仲唔仆_?

他心安理得地report free rider,並已買定兩包花生睇佢如何仆_。正當他以為mission accomplished然後在Hall輕鬆地呼朋喚友打LOL時,他媽來電說:「仔呀,今晚係咪返黎食呀?我煮埋你個份丫。」這句「奪命追魂call」實在有損雅興,他心裹一陣厭煩,便趕快回應道:「唔啦,今晚約左朋友。」

「下!阿仔你兩個禮拜冇返黎食飯,阿媽好掛住你呀。」

「遲下會返架啦,係咁先啦,拜拜。」沒等家母回覆,他便掛斷電話,繼續埋首於LOL的世界之中。他媽十分無奈,但只能默默接受,然後明天繼續上班,為他的學費和生活費賣力地工作,他媽心想:沒關係,養育兒子是我的責任,只望他日兒子能有舒適愉快的生活就好了。

他沒有盡好作為兒子的責任,多關懷父母,並使他們不用擔心兒女的生活;反之,他卻在外恬不知恥地逍遙快活,絲毫沒有理會家人的感受,可算是free ride了他的家人。然而,父母遇上了free ride的兒女時只能照樣為他們付出,但卻不會,也沒有可能report他們free ride,只能無言地忍受著。

打完LOL,他準備落canteen用饍,途中他遇到學生會的幹事們在呼籲同學登記做選民,有一位幹事走近並詢問他是否已登記做選民。

「唔使啦!」他納悶地說,並心想:這幫人實在十分煩人,每天都在這裏不厭其煩地招攬新的選民。老實說,我不認為我當選民會為社會帶來什麼變化,這些事情都是「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況且現在社會環境並不算太差,經濟還是欣欣向榮,他們又何必如斯激烈地反對政府呢?乖乖地做個順民有什麼不好?所以呀,「我是方丈選民登記行動」依我看來只是多此一舉罷了。

那位幹事一楞,無言以對。

其實也不能怪他有這種想法,香港素來缺乏對於公民意識的教育,我們的教育一向都是「求學只是求分數」,社會風氣只強調經濟和個人前途。「什麼政治,什麼公民意識,能當錢用嗎?對個人前途有用嗎?若沒有,不好意思,我可不會理會。」這是典型的港式思維,自小被灌輸這種思維的他想必以為政治和他沒有一點關係吧。

這明顯是有誤的。看看高鐵,若有多一位議員幫忙拉布,幫忙衝擊,也許我們便不用眼睜睜地看著數百億被強奪;看看李波,若有多一位議員盡力地追查事件,瘋狂在議會質詢,也許土共便不會這麼專横跋扈;看看網路廿三條,若有多一位議員堅持拉布,拖延表決,也許在二讀時便已拉倒這樣惡法;這一切都跟你的選票有關。現在香港的社會環境已逐漸跟中國接軌,若果我們仍不居安思危,防止香港被赤化,那麼香港的前途堪虞矣!一句「唔使啦!」非但free ride了他的公民責任,更是令香港淪落的幫兇!然則我們遇上這些free rider時,除了感到髮指外,就只能默默忍受他們逐漸成為暴政的幫兇。

可惜的是,現在仍有52.1% 的年青人未登記成為選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遇上free rider時會抱怨一番呢?若這52.1%的年青人之中有很多曾經這樣做的話,那麼香港除了在缺乏公民意識的教育外,似乎在中國傳統文化的有關廉恥教育上也頗為失敗。

故此,大家在聲討free rider的同時,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free ride了自己應有的責任,尤其是對你的家庭及社會,否則只會淪為手執雙重標準的無恥之徒罷了。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