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一個大學生, 我食煙。》

13389313_1300791103282432_94463115_o

唔識食煙既我係第一次嘗試之後開始好想學識食, 不停請教我男朋友點樣可以呼出多d煙, 點樣吸入肺唔會咳, 點樣係個鼻出煙, 甚至係點樣吹出波型煙。我既好奇位係點樣食, 而唔係想食, 所以我男朋友一直答: 學黎做咩?

但我貪新鮮既性格終引發左一輪對佢既煩擾, 每次佢食親即刻係咁”扭計”, “比我食一啖啦”、”教我一次咁多啦”, 最後佢不勝其煩決定教我一次。

“吸入個口之後再扯落去氣管到。”

就係呢一次之後, 我開始學識左食煙, 但原來學識左一樣野之後, 就會想搵機會再實踐。

“學黎做咩?”

於是有一次番工, 我大膽敢同大佬講左一句, “我出去吹4” , 再去七仔買左男朋友食開包黑威同火機, 第一次享受番part time既煙break。係後巷裡面既一支煙時間, 我覺得係番工咁耐最放鬆既一刻。我竟然想以後都有煙break。

比男朋友發現左包黑威之後, 佢唔能夠相信我會食, 因為一開始我係幾咁討厭佢去到邊都食, 同埋個陣煙味; 我答佢話番工個陣買, 食左一支, 之後成包比左佢, 佢已經心感不妙。

再後來演變成兩人食一包, 再之後一人食一包, 我男友開始頂唔順。

“你食左兩支既時候我先食一支, 仲食得多過我, 你有冇搞錯?”

“你食就得, 我食就鬧, 你係咪覺得我都食煙好曬錢所以唔比我食?”

“你食黎做咩? 你學生黎唔係食開食黎做咩?”

“咁你食黎又有咩用, 你一開始做咩要食?” 我呼喝出黎。然後佢一手搶起我手上未燃點既煙撕成兩半, 再扔落地。我執上黎嘗試燃點, 我個心死都要食到呢支煙, 完全係為左啖氣, 於是佢搶走支爛煙再暴力咁成支塞入我個口度, 我避左幾步都避唔切。

“你咁鍾意食就成支吞晒去, 以前我呀媽唔比我食都係咁對我。”

我哭了, 他說對不起。

經過個次打鬧後佢都改變唔到我, 依家我變成左煙民, 佢就一直都內疚, 佢後悔當初教我食第一支。

其實不是因為那尼古丁, 而是你的心在作祟。即使要死, 也讓愛死在那一片煙霧裏, 呼出最後一口氣, 是邪惡而不能抗拒的浪漫。

對不起, 親愛的。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