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列車可能是最好看的笑片

內有嚴重劇透,未看者請止步


train to busan

近期上映的電影無甚驚喜,只有《屍殺列車》廣受好評,大多數都是讚其如何反映人性。既然如此,早兩天我便相約友人去看這套「十年內最好的喪屍片」。看畢,失望。

喪屍片

看驚慄型的片,最害怕的大都不是鬼,而是「等鬼」的環節。那恐怖音樂襯著暗光下的環境,有時明明甚麼也沒有發生,女孩子便開始尖叫。看侏羅紀公園很害怕呀,怕的是「恐龍在哪兒」,不是「恐龍在這兒」。那份懸念是最可怕的。

喪屍片天生不足,就是很難製造懸念。在一列火車上,無轉角無暗格,喪屍是開門就有,不開就無,毫無懸念。而且,電影中,喪屍極其低智,並且遍佈四周,不會躲藏,沒有半點的suspension。另外,鬼可以變形可以消失,喪屍就只得一個模樣 – 患白內障的雙眼、全身的傷痕、多到滿瀉的口水、外加粵語殘片式中毒的黑色血管,來來去去也是這副尊容,看十分鐘也看膩了。

而且,喪屍的設定是不死的,在高空掉下來,雙臂盡斷,仍然會跑會叫,斷了的上肢隨之揮動。看上去,只有滑稽。

過度渲染

為了突顯「人性」這個賣點,戲中很多特寫鏡頭,在此只舉數隅。

車上有對姊妹婆婆,相依為命的樣子。經過一大段打鬥後,兩個婆婆分開了。年老婆婆和其他人被喪屍追殺,衝向年輕婆婆那安全的車卡,但是安全車卡內的人為求自保不願開門,於是年輕婆婆便看著年老婆婆被殺。年輕婆婆嚇呆了,看見了人性的險惡和自私,於是突然衝過去把門打開,喪屍便衝進來把安全車卡上的人都殺掉。

男主角爸爸為救女兒,被喪屍咬到,只好將女兒鎖好在安全的地方,最後自殺。

這些本來可歌可泣的故事,卻被摧毀了。

筆者本身有做戲劇,覺得情節上最有玩味的就是「講D唔講D」,讓觀眾自己思考,得出來的領悟便會大得多,道理是硬塞不來的。但是在上述故事的鏡頭,為了突顯人性,對白不止「畫公仔畫出腸」,連腸內的微生物也畫了出來。

年輕婆婆自殺時,先說了一大段獨白,又是甚麼「原來人性那樣醜惡」、又是「謝謝姐姐你的教導」,才衝去開門。在我看來,這是太白了,沒有幻想的空間。讓老練的演員來做這段戲,先用個溫婉悲傷的眼神望一望老婆婆喪屍,回頭用悲愴的眼神怒視眾人,最多加一句「你們這班自私的人類!」便已經交足功課了。你來一段兩分鐘的對白,我只會像聽教一樣,心想「得啦知啦」。

男主角自殺前,導演忽然安排幾個突兀的回想鏡頭(flashback),先看看男主角開始轉白卻依然充滿愛的雙眼,再看看小女孩出生成長的鏡頭,有人可能會說這就是淚崩的時間,我卻只在想「得啦,知你想谷我喊啦」。明明全套戲也沒有這類型的鏡頭,忽然flashback,再配上忽然很大聲的親情型音樂,我只會感到導演在向觀眾掉催淚彈,大叫「喊呀!我要你喊呀!做乜唔喊呀!」。


做戲,不論是電影抑或是舞台,掌握觀眾的心理是很重要的。不能讓觀眾全程投入,你放入的心血最少減半。

不只是我,那天戲院來的其他觀眾和我的友人,一開始還會有兩聲驚呼,後期開始卻只剩下一遍笑聲。

我平時不看喪屍片,不能說這套是不是「十年來最好的喪屍片」。我以一套以「人性」作賣點電影去看,這套我只會評為合格。

要看人性,有很多拍得比它更好;要溫情,懂得暗地裏催淚而不著痕跡的,亦有不少。下面是一些推薦。


《人性篇》

Midnight 是英國長壽節目 Doctor Who 入面,新版第四季的第十集,內容非常相似。Doctor坐上一卡觀光列車,上面坐滿著人類。列車忽然受到攻擊,亦有神祕生物入侵,但最後發覺最大的威脅卻是人類自己的猜忌和自私。這一集是我看過的電視劇劇集內最高質素的一套。

《不著痕跡催淚篇》

這樣的電影可多了。本地的《姚姐》(但觀眾可能要有相關經歷才會看得懂)、Disney的《Up》開首的十數分鐘,這些都是能讓人默默淌淚的代表作。

這裏要介紹的,卻是中英劇團的《Tuesdays with Morrie》。今年第21度重演,鍾景輝老師的演譯極為神似。身為醫療行系人士的我可以跟你說,他演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就是冰桶挑戰的ALS)的徵狀,準確得可以拿去當教材了。我看的時候,眼淚是停不住的流,聽到四圍的都是紙巾聲、鼻涕聲。要看,記緊帶包Tempo。今年十二月公演,要買飛便襯早了。

(利申:非打手,純粹熱愛戲劇,介紹好戲)


想第一時間看到,或是回顧以往Dr Who的文章,可到Dr Who的Facebook page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