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

「啊!拜託等一下!」

升降機門外傳出急促的腳步聲,站在電梯按鈕前的高瘦女孩輕輕按下開門鍵,門又隨即打開,一個穿著運動服裝的女孩跑進來,「謝謝!」。她回以微笑。

鐵盒子緩緩上升,兩人都各自滑著手機,突然聽到轟隆一聲,升降機劇烈搖晃,兩人都嚇了一跳,她們急忙抓住旁邊的扶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過了一會,才回復平靜。

「要不先按一下那個黃色按鈕?」後進來的女孩如此說,短裙女孩點頭,按下。

「鈴鈴鈴──」刺耳的警鈴聲大響,兩人都皺起眉頭,控制板上突然響起聲音:「妹妹呀,你們還好嗎?」

「我們沒事,升降機壞了嗎?它現在沒動──」穿著運動衣的女孩把臉貼近控制板回應,又按了幾個樓層,「按任何一層也沒有反應呢!」

「你們等一會,我現在去通知其他保安,你們很快就可以出來!」

馬尾女孩放下書包,乾脆盤腿坐在地上,主動開口:「妳要坐一會嗎?我想我們應該要在這裏待很久。」穿著裙子的長髮女孩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坐下來,她緩緩坐在地上,合著雙腿,把外套蓋在膝上,再調整一下坐姿。

好優雅的坐姿,穿著運動衣的女孩想著,然後看看自己盤著的雙腿,還是算了。

「如果我們不聊天的話,氣氛好像會很尷尬呢!」她吐吐舌頭。

短裙女孩靦腆地笑著,那麼她打開話題好了:「你是住十五樓的嗎?有時候都會在這裡碰到你。」

「對啊!你記性真好!」

「星期一有八點半的課?」

「你連這個也記得?」運動衣女孩瞪大眼睛。

「因為我這一天也有早課,每次在斜坡上都會碰到你咬著麵包跑下去⋯⋯不,是飛奔下去。」長髮女孩想起有一次她跑著喝牛奶,結果幾乎灑了半盒,她一邊跑一邊擦衣服,禁不住笑出來。

「啊,這些醜態居然都被你看見了,我的形象啊⋯⋯」馬尾女孩低下頭摀著眼。

真是一個直率可愛的女孩,大眼睛女孩拍拍她的肩膀,表示理解。「對抗被窩總是一場難打的仗,我懂的。」

女孩抬起頭又吐了吐舌頭,眼睛笑意滿滿。

「你唸的是文科嗎?你看起來很斯文,很安靜的感覺。」

「嗯,我中文系的,你呢?」

「體育,是準教師喔!」笑眼女孩機靈的眨眨眼,露出一排亮白的牙齒,臉頰泛著酒窩。

「體育?那你平常一定做很多運動吧?」穿著牛津鞋的女孩好奇問。

「算是吧,游泳、排球、網球、爬山,平常都會做。」運動鞋女孩回答。

「好厲害!」

「厲害個鬼,全身都是肌肉,又不漂亮。」

「啊?為什麼會這樣想?」

馬尾女孩把電話的保護殻拆出來,又裝回去,拆出來,又裝回去。

停了半晌,她才說道:「你知道大學總是有很多會悉心打扮的女孩子,每天都穿很漂亮的衣服,又會化妝,哪像我,家裏衣櫥都是運動服,一條裙子也沒有,又不懂打扮,無論是性格還是裝束都不像個女孩子。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你啊。」

對面的她就像典型的範本,長髮、大眼、又高又瘦、穿裙子、斯文、笑起來淡淡的,特別有氣質。這樣的女孩子,應該會有很多人喜歡吧?她想起了家人和朋友總對她說的話。

 

「我覺得你這麼大了也應該打扮一下,買一些裙子嘛!不穿裙子哪像女孩子?」爸爸晾衣服時如此道。

「大學總要交男朋友的吧!看看你,像個女漢子一樣,我以前還幫你弄公主辮,現在家裏像多養一個男孩子似的。」媽媽煮飯也總在囉嗦。

「為什麼人家女孩子都會彈鋼琴,你卻只會打球?」哥哥拿起我的網球把玩著。

「你去認識新的異性朋友,還是不要說你做運動比較好,還有有空的話可以去減減肥。」某天和男隊友吃飯時他們這樣提議。
「為什麼?」剛吃進去的那口飯哽在嘴內不上不下。

「女孩子斯文一點比較討人喜歡嘛!看看街上的胖妹,有哪一個有人要?」

 

「看著你,我簡直覺得自己卑微到塵埃裏去了。」酒窩女孩越說越喪氣,低下頭弄著衣擺。

 

空氣中漫延著靜默的氣氛。

 

「我覺得你很好啊。」冷不防,短裙女孩吐出一句。

「嗯?」運動褲女孩還在低著頭玩著衣服邊上露出的線頭。

「每個人也有自己閃閃發光的地方,每個人獨特的地方都不一樣。你發光的時候就是在你吸氣划腿、跳起殺球、揮動球拍的時刻。現在的人審美觀都是這樣,只要是瘦的、斯文的、漂亮的,才能稱之為美,然而我卻覺得現在的你很美。我很喜歡你臉上自然的紅暈,我很喜歡你的身材,肌肉勻稱,不用刻意減肥,不用刻意裝斯文,只要做回最真實的自己就好了。你要學會愛自己,要是自己都不愛自己,還有誰會愛你呢?」她認真的盯著對面女孩的眼睛說。

 

「愛⋯⋯自己?」像是第一次聽見這個詞語,馬尾女孩帶著詢問的眼神望向對方。

「對,愛自己。為什麼要因為別人的眼光去改變自己?這是你的身體、你的人生,最重要是活給自己看就好啦!活出屬於你自己的特色,做運動的時候你很滿足、自己過得快樂,這才是最愉快的事。畢竟世界上的男孩子也不是全都一樣,我相信,喜歡你的人,會喜歡真性情的你,而不是偽裝出來的你啊!」長髮女孩對她笑著,臉上展露了兩個小梨窩。

「活給自己看啊⋯⋯」馬尾女孩略有所思,似乎在仔細咀嚼她說的一番話。

 

突然升降機門傳出了「咚咚咚」的聲音,聽似有人正嘗試把門打開。她們驚喜地對看了一眼,聽見門外有人在說:「你們很快就能出來的了!再等一等!」

緊緊閉著的門終於被打開,光線從外面竄進漆黑的鐵盒,升降機剛剛好停在十五樓,門外聚集了幾個消防員和保安,還有一堆愛湊熱鬧的街坊,看見被困兩個女孩都安然無恙地走出來,大家也就放心了。

「哥?你為什麼在這?」馬尾女孩眼利地看見人群中熟悉的臉孔。

「看見大家圍著看閉路電視,我也就跟著看看,誰知卻看見你中獎了,那就順便等你一起回家。」男孩不為意地聳聳肩,轉身:「走吧,媽煮好飯了。」

「喔,你先回去,我再和她聊一會就回──」她轉頭一看,卻發現長髮女孩滿臉通紅,害羞地盯著她哥背影看。

不是吧?她在心裏想,今次是我哥中獎了吧?

「哎,你覺得我哥哥怎麼樣?」她笑得邪惡。

「嗯⋯⋯」梨窩女孩的臉更紅了。很好,非常好,好到剛才看見他的時候心跳突然噗噗噗得跳得很快,以後出門好像要更認真裝扮了,免得在升降機被他看見自己邋遢的一面才行。

「不過你太瘦了,我哥喜歡多點肉的那種,還有他喜歡活潑一點的。」酒窩女孩由上到下看著她認真打量,客觀地提供意見。

「喔⋯⋯」她一臉失望。「那今天晚上開始我多吃半碗飯!」

「啊?」

「不過我應該要怎樣做才能變得活潑一點呢?」

「你剛剛不是才告訴我要好好愛自己?」馬尾女孩斜眼看她。

「⋯⋯」她尷尬地笑了笑。

 

 

 

「愛自己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香港人「性」
Next articl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