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金] (三之二)

1497987_297155417107549_2203753725769376367_o

[奪命金 – Storyteller 馬交文] (三之二)

日月如梭,又去到放學,又係時候返屋企煮飯。

有人話,係外國可以大魚大肉,餐餐紅白酒。呢個想法簡直係不食人間煙火—一枝紅酒,平極都煮到一餐。餐餐紅酒,即係伙食加一倍。

要月尾有錢開飯,就要維持有紀律地係屋企食飯。

落堂,買餸,返到屋企,煮個飯, 正想放低碟意粉係飯檯…

我屌。

人類既恐懼來自未知,來自一切不可確定的事物。

人類既驚恐來自突如其來,來自一切違反既有認知的事務。

我平時唔怕血,因為我清楚知道血由身體而來。但系,係我放碟意粉上檯既呢個時刻,我同時感受到驚恐同恐懼。

檯面有塊用完帶血既膠布。

我驚恐,因為係我無預計過屋企會有禁樣既野。

從來我肯定而相信小學常識科教人用完膠布要自己清理既道理。用完的膠布極度嘔心,更可能透過血液傳染病毒。

誇張喲講,有無人會將M巾擺係檯面?

以社會學既角度,當一個團體裏面得兩個人,唔係你就係我。我身上一個傷口都無。
我腦海浮現出Samuel流M既畫面。

所以我恐懼,因為我唔知道呢位住客係禁污糟,禁無常識。

這時候,我體內中國人包容既精神浮現。好,退一步。咪當執屋囉。點講都好。間屋
係自己家嘛。

清理完畢,是時候停止胡思亂想。我入洗手間洗手。

我屌你老母。

水龍頭隔離又有一塊用完既膠布。一樣既形態,一樣既核突

一塊膠布我當唔記得,兩塊?即係呢條友根本無常識,無公德。

我好想揾一百塊用過既膠布癡係Samuel塊面上面。巴普洛夫隻狗向人類說明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 可以點樣改變一個人既行為。 對付人渣應該用人渣既手段。

究竟呢條唔識煮麵,唔識煲水,無手尾,核突到極既撚樣點解讀到大學,點解讀到神科?我地社會既未來係咪就靠一班撚樣?

食完麵,Samuel返到黎,話自己行得多,刮親隻腳,仲問我有無膠布。我無出聲。 我覺得好羞家,竟然同一個禁大模廝樣既撚樣一間大學,仲要俾佢係我屋企寄居。

你仲好意思出聲問我借?

係我引狼入室,千錯萬錯都係我既錯。

我放棄做巴普洛夫。

沖完涼,Samuel問我:可吾可以借你部電腦五分鐘?我iPhone有啲面書野整唔到。
我真系唔撚想理佢。

我開咗比佢,跟住入咗房。嘗試繼續準備聽日既報告,但係嗰兩塊帶血膠布既映像仍然係我腦海裏面揮之不去。

帶血既膠布同用過既M巾有咩分別?我揾唔到。

十五分鐘後我聽到幾大聲既音樂。我出廳,見到佢用我部電腦睇動漫。

我個人對動漫無反感,反感既係對Samuel。又話五分鐘?又話面書?你老母呀?

我嘗試為佢開脫,但系我做唔到。唔通佢同涼宮春日fb chat? 你塊面皮到底有幾厚?

點解個天要禁樣對我?

點解第一日我煲既係珍珠,唔係呢位社會精英?作為一個公民,應該背上公民責任為
民除害。

得唔到答案既我入廚房飲水。我無意識到我既忍耐克制同修養令我遇上我既劫數。呢個,就系奪命金。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