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金] (三之三)

10174921_298115530344871_7431823868638873580_n

[奪命金 – Storyteller 馬交文] (三之三)

第三日

由於經歷完三個midterm加一個presentation,再加上出面隻污糟而無腦既自撚獅, 精神緊張太耐放鬆唔到,嗰日搞到天光先瞓到。幾經辛苦,終於由攰,到眼皮下垂,到無知覺。

突然,有人敲我房門。

一下,兩下,好多下。

七點半有人搵我,按道理,唔係香港重光就係利物浦攞聯賽冠軍,總之就係世界大事。係Samuel就黎敲爛我度門既時候,我行咗出去。

可唔可以借部電腦黎?我想賣金。

咩話?賣柑?

無,我見金價好,想online banking賣咗手頭上既金,所以想借你部電腦上網。

我即刻攞起把生果刀隊落佢條頸度一路中佢心口然後踢爆佢春袋再用隔夜長法包打爆佢個頭再請Liam Nesson殺佢全家。

以上既野,我一樣都無做。我靜靜地行出廳,開電腦,入密碼。

用得啦。

你可能話,點解吾話佢?比著我就話到佢反艇啦。

話真,我又可以點姐?

我以為我一向自私,一向自我中心。原來我係小兒科。我突然好大感觸。

係佢因為要賣金整醒我既時候, 我明白到呢條友就代表住香港新一代。

大學講明德格物。在明明德,在格物而致知。按古人道理,才學是知天理的階梯,是

修養德行的根本。

一個無常識,無修養,無自理能力既大學生,點樣格物而致知?

宜家仲邊有人關心國事,討論政治?又有幾多人緊張個人修養,一言一行?

每年政府投放禁多錢,社會投放禁多期望係大學生上面,點解又會出現禁樣既學生?

為左錢,為左自己,我地變得要幾賤格有幾賤格。

我見到Samuel買完金,係度睇Tiffany。

我無野好講,無野可以講。唔好話我知Tiffany收金收得高過出面呀。

醒咗走入廁所,發現地下依然係禁濕,地布依然係地下,洗手盤依然有
個水杯。

我感覺好似一個想做家訪既老師。我好想拜會Samuel父母了解一下佢係一個咩野環境長大。

乜撚野人黎嫁?

後來,Samuel返返香港,我屋企回復清靜。

而我終於明白到,一日有Samuel呢一類人,一日投放係尊上教育既錢都係呢個世代 既奪命金。金錢導向既大方向令人自私,令人無知,令人覺得只要讀神科,只要考到 幾條A幾粒星,就係成功,就會入i-bank,就會可以買樓,就會有爆房玲,就會有 happy life。

然後我地既社會就會出現一啲唔識煮麵,煲水,執廁所,尊重人既社會棟樑。呢啲野,out-syllabus呀嗎,識黎托呀?

禁點解以前既大學生會搞學運,認中關社?嗰啲野又in-syllabus咩?
劣幣驅逐良幣。

然後總會有我呢一類人,打唔還手,比人恰到上心囗。

因為我知道,總有一日所有良幣都會被驅逐,到時候,尊唔尊重,識唔識煮野食,識 唔識衛生,都唔撚柒關我事。

(完)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奪命金] (三之二)
Next article長途挑逗 #1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