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10959310_415753945247695_5099398977989030079_n

 

「有冇後生會嚟?」 「冇」
「有冇其他親戚可聯絡?」 「冇」
「咁有冇人放工嚟探你哋?」「冇」
護士王興貴上身問了老伯三次,全因病人呆滯,丈夫又是腳震震老伯,要解釋病人翌日要做的手術,不得不直接問:「你哋有冇仔女呀?」
老伯清清喉痰:「有,不過唔喺身邊,唔緊要,我哋相依為命,我仲可以保護佢。」然後一拐一震走近老伴床邊,拍拍她。

老婆婆手部受傷,上周五到九龍一家私家醫院求醫,原以為檢查過後可回家,怎知要留院翌日動手術。年過八十的兩老住在新界北,公公行動不便又掛心老伴,便要求在醫院陪瞓
規條下還有人情,護士徵得全房數名病人同意後,就准許公公在女病人房留下。

「醫生問症時婆婆卻茫茫然不能應對,全靠公公,說起多病的婆婆病歴,公公都左支右拙相當混亂。」當時身處病房陪伴母親的徐小姐說,幸得醫生細心推問。

「平時邊個負責俾藥佢食?會唔會食錯㗎?」醫生擔憂地問

公公就滿有信心的答:「我囉。唔會錯,我會坐低諗好耐先,檢查清楚啲丸仔先俾佢食藥。同埋我仲可以煮野食俾佢,冇問題。」
醫生明知家屬一知半解還是要詳加解釋手術風險,公公凝神耐心聽完,只說;「冇辦法啦,都要做㗎,我好需要佢。」

一句我好需要佢,讓冰冷的病房哄熱起來,不單護士們對公公額外照應,同房的病人也好,家屬也好,一見公公有需要就主動伸出援出,簡單如叫護士、拿物件到教公公如何放下床邊圍欄。「這是我在醫院遇上最美好的經歷。」徐小姐接受《場邊故事》訪問時說。

公公穿着一件舊西裝,斯斯文文坐在婆婆床尾的椅上。由半夜到清晨,行動不便的公公累極,一時三刻總是腳震震走到床前,為婆婆拉被,面對面問她「凍唔凍?餓唔餓?急唔急尿?口唔口渴?」然後就細聲講「where V 葛」(very good )。」

都說有人寵的女人最耍性子,婆婆亦不例外,公公餵吃飯,婆婆就發脾氣:「唔食。」
公公耐性細問:「真係唔食?…吓?…唔食會好肚餓㗎。」一番軟言細語,婆婆就範。
護士要為婆婆用儀器檢查,拉起布簾,婆婆不停喊痛,連護士也忍唆不禁說「婆婆唔好呃我,點會痛,你係咁郁做唔到㗎。」終於要公公入去,「唔好郁啦,我喺度呀,乖啦。」婆婆才安靜檢查。

「公公走路還要用拐杖攙扶,但扶老伴去廁所時,卻是十指緊扣,另一隻手就挽着婆婆。」愛的力量感動年輕的徐小姐:「原來真是可以相扶到老!」

翌晨手術前,護士核對婆婆的手術同意書,問公公姓名,「我係X歡喜。」
歡喜伯伯,「有著我便有著你,真愛是永不死,穿過喜和悲,跨過生和死」祝你兩老健健康康,歡歡喜喜。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Final Year忠告
Next article那個她
HKU Dry Club-成立於2012年12月,兩年以來聽同學訴心事,請同學食花生,幫同學hea時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