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與墨西哥的距離 讓愛情保鮮

11960345_10153602588347302_1450883950_o

來到南加州當交流生,室友是個墨西哥女生,微胖,中長捲髮,總愛穿碎花夏天連身裙,笑起來感覺甜美。二十多歲的她卻擁有一段長達八年的愛情。

那時候他們還小,一起生活在墨西哥一個小鎮裡,小男生十歲便沒有上學,在餐館裡當學徒。餐館老闆的小女兒,也就是我的室友,每天放學不是回家,而是到餐館爸媽幫忙,實情是偷看這個男孩。女孩的爸媽是鎮上頗有名的生意人,開的餐館也不只有一家,從墨西哥餐館到中式菜館,是鎮上的富貴人家。 就像老土的電視劇橋段,一天窮小子跟富家女戀愛了。理所當然地,女孩怕爸媽反對他們之間的戀愛,怕爸媽知道後讓男孩練餐館的工作都得丟掉。那年,只有十四五歲的他們,隔著收銀櫃台與廚房的距離戀愛了。

日子過去,女孩在學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在學校唸數學唸莎士比亞,而男孩依舊在廚房裡幹粗活。上學和功課的關係讓女孩只能在男孩下班後見面,男孩偶爾會為她送上剛學到的新菜和點心,女孩會教男孩說英語。上學和上班之間的距離,讓他們更珍惜相處的時間,總不能讓相處的短短瞬間白白浪費,只能把自己最珍惜最好的給對方。

很快女孩的父母為了讓她有更好的將來,要把她送往美國南加州唸高中,雖然不捨,但他們知道以他們兩人的身分,分開兩地也是在所難免。

一天,在南加州的女孩突然接到一個消息,說男孩因為犯了點事害的要坐牢,女孩情急起來只好苦苦哀求父母運用人脈把男孩放出來。她父母當然不會隨便幫一個毫無關係的小混混,反而更因女兒和這樣的男生扯上關係而跟她吵了一場。女孩哭了好幾個日夜,往後一年也再沒收到男孩的消息,那是她以為男孩將一輩子消失在他生命裡。連通訊也沒有,這怕是他們距離最遠的一次。只是,女孩沒有一天能停止想念男孩。

直到有一天,女孩聽見宿舍樓下有汽車響安聲,往窗外看竟然是一個穿黑背心,左手手臂上滿是刺青的彪形大漢,向這她招手。女孩猶豫了一會就走下去看個究竟。那個皮膚黝黑,面露疲態的大漢竟然是她日夜想念的男孩。她總沒想到他一出獄後竟然開了五小時的汽車來找她,她感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原來準備好見面時要說的話統統都忘記了。

到現在,男孩還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開五小時的汽車,由墨西哥小鎮跑到洛杉磯,一回只能待上兩天,然後又要各自上學上班。他們比任何人也要珍惜這見面的三十多小時,待在屋裡,看電影聊天,男孩親手做菜,兩人窩在沙發上,這樣就過了甜蜜的兩天,每次見面也如初見。

如果空間和距離真的讓愛情保鮮,即使我們沒有真實的距離,也大抵能自製點空間給對方,好讓愛情防腐。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