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每個Long D的人,只有一個好簡單的願望。》

13346218_10154151237441390_8967732539889263196_o

其實每個Long D的人,只有一個好簡單的願望: 就是有一天可以遠離Long D。

假如有一天,你在一個社交場合認識到一位在外國讀書,”浸左好幾年鹹水”的男生。經過一輪交談之後你認為他的條件很適合你,所以你便給他深深吸引著。但當你聽到跟你一起來的Mary八卦到原來他的status已經是A6。你會否就對他的幻想完全磨滅?認為他以玩女人為興趣,試盡每個國家的美女,每個周末都去clubbing的player?甚至覺得他是一架A380?現實總是殘酷的,當你在猜測他是否一個player的時候。其實他可能只是一個經常被劈腿、被女生玩弄、經常Long D、對愛情已經毫無信心的可憐蟲。而我,就是那個A6的可憐蟲。

香港自80年代經濟開始起飛,有些家庭因為投資成功或從商,所以有資金可以供養子女到外國讀書。這些學生大部分會在F4 F5時遠赴英美澳紐加等熱門移民國家留學。F4 F5是公認中學最快樂的時期,大多數美好的中學回憶就是在這段時間發生。許多人會在這段期間跟同班同學玩得最喪,認識到人生第一個男女朋友(當然要家人允許)。拖著對方的小手上學,Lunch time跟對方”撐枱腳”,真是浪漫。

可惜這些青澀,浪漫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有一晚當你跟Albee係自修室搏殺後回家,家人突然跟你說一個月後會送你到外國讀書。你阻止不了,因為機票,學校,住宿全部已經安排好。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這一個月跟Albee留下最好的回憶。對,聽起來非常悲哀,可是離開的人總會覺得自己死期快到,想離開前跟對方完成所有想做的事。而去了外國多年,持續long d的人就好像死了很多次般,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時光飛逝,一個月瞬間過去,離別的時間已經降臨。你跟Albee在機場緊抱着對方,兩小已哭成淚人:”我會很掛念你、我會經常打電話找你、終有一天我會來你的城市跟你一起旅遊、你在外國有什麼想吃就叫我寄過來吧、不如我們在紀念日寄信給大家吧” 這幾句已經聽過很多次。這一刻,你真的相信對方會這樣做,和天真地想Albee會在你回港之後會跟着之前計劃的Wish list做想做的事。可惜一個月後對方真的有做這些事情,可惜對象不是你,而是隔離班的死MK仔。身處世界另一面的你傷心了好幾個月,很可惜你什麼也做不了。你決定化悲憤為力量,努力讀書將來考入優秀的大學。

考上大學後你已經沒有在想起Albee,反而非常努力地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皇天不負有心人,在Year1終於認識到叫Misa的日本女生。因為你在閑時有追看日劇,電話上也是滿滿的JPOP。所以你跟Misa有很多共同話題,有時候你也會跟她一起看日劇和電影。其實大家也很想行前多一步,可惜天意弄人,她的家人需要她回國繼承家族生意。

Misa跟你坦白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再遇上她(對你沒看錯是這一輩子)。離別的一天又降臨了,彷彿重複在三年前的一切。Misa慢慢行到離境區,她的背影就在你的淚水下慢慢消失了。在機場回家的途中,你令悟到: 離別就是你的命運

大學這幾年放暑假回港返兼職的時候又認識了幾個女生。Janice,Chloe,Rose,Jenny,其實她們的名字是甚麼實在不太重要。不是因為你不想念她們,對她們沒有感情。而是你跟她們開始的時候,就知道你跟她們的關係總會有限期,這些名字在幾個月後只會活在你的回憶當中。你明白到,當這些名字在你的生活消失的時候你做什麼也挽留不了。你跟他們的回憶,紀念品,收過的信,寫過的卡……只會成為你周末晚上自己獨自一個喝悶酒的時候想起的東西。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朋友們跟你一起慶祝。吹過蠟燭,被灌了幾shot伏特加的你被問到生日願望,其實每個Long D的人,只有一個好簡單的願望: 就是有一天可以遠離Long D。

明天將你我分離 明知感覺會疏離
如果想到我的話 要笑著來當我在原地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