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Hall有感

香港大學大學堂,建於1864年。圖片來源:flickr
(香港大學大學堂,建於1864年。圖片來源:flickr )

港大舍堂,相信你也略略聽過有何與眾不同,而大多都很負面的:甚麼迫你去練習,搞活動,淫亂,被洗腦,地獄般的hall O等等……住了一段日子的我,也要插口多說幾句。我盡量嘗試用中立的手法去解釋我的觀點,但人總有情感,總有立場,是不能100%中立。

當初的我很想住hall,覺得一堆朋友一起chur一起玩真的很開心,亦是大學生涯裏不可或決的體驗,並希望能夠friend一世。

首先,先說大家最關心的問題:chur唔chur? 說真的,這很depends on每一層/活動PIC/ hall culture/ 有沒有過hall O等,而chur又chur在不同方向:有hall functions, floor functions, teams functions, 三言兩語實在說不清。

被迫參與的活動和練習,其實這是否”迫”又很depends on該活動的PIC(person in charge)或team cap。很chur的team cap/PIC便會很仙,要求高參與率,要求秒覆whatsapp group;相反,撻皮的(其實只佔了少數)便很少會這樣做。以個人經驗為例,我join過了三支teams,並且是一支超級撻皮的teammate。第一支team一星期平均練6ー8小時,分三次,而我只去一次練習。我知teamcaps其實也不是很滿意,但因為他們的性格不是很仙,所以沒有甚麼很仙的行為,只是有時候會在whatsapp group打打千字文叫其他人devote more,私下叫不覆group的人(例如我)覆下group,問問為甚麼不去練習等等。而第二支卻是出名撻皮的,一個月只得一次練習,而多數因人太少而取消練習。而第三支的teamcap是很認真很仙的,不去練習的會私下chur到盡,而大家無心練習時便會在whatsapp group打些很晦氣的千字文,而其他人便要垂頭喪氣地道歉並出席多些練習(由於這支team太chur所以我一個月便quit了)。當然,出席得少的後果卻是participation少,要見readmission board(其實是hallmates組成的,某程度上真的很可笑),在這裏便要想好理由解釋(其實是講大話)這麼少的參與,理由不好的隨時被仙和咄咄逼人地質問(是否咄咄逼人都很depends on interview個堆人)。至於其他活動,我遇見的是一個chur到一個點的PIC。meetings多就如”媽媽是女人”這不用說的事實,假約讓他感到不devote to hall, 便會私下寸你,令你難堪,更甚的是會把你的”罪証”放上group。再者,hall functinos例如全hallmates和hall莊一起開的committee meetings, P-Day,champ fight, reg day touch camp hall o forum……有些人會因比面而參與;有些則因為自己層有很多人去而自願跟去;有些人會因那一層的culture是chur而全層人去而被迫一起都去……雖說有得拒絕,但潛規則告訴你:大人是要為自己承擔後果的,如果不想被標籤,最好不要拒絕。
所以,這些都很看命數,真的要看你遇上了甚麼人和甚麼hall,我實在不能以偏蓋全。

再對於被洗腦這點,我不能否認其存在,但至於是否人人都這樣,那就肯定不是。我那一層的的確確有hall value很強的hall莊人士:凡事以hall為先,其他排後。成千上百的hall, 樓, 同年仙function都要參與的,同時也會很”鼓勵”樓友參與,希望大家都devote more,有多些contribution。說真的,起初我也很支持這心態,並希望成為其一份子。當然,這些value強弱又跟自身參與程度很有關係。漸漸地,這些日復日,年復年的事物令我厭倦,發現很多活動其實都只是為搞而搞,除了某些能讓我認識其他樓層的人和學會搞活動這些”媽媽是女人”的好處外,也沒有甚麼特別的益處,不知是為了些甚麽,反而只是浪費時間,並覺得這寄託是毫無意義的(突然想起了一句:心裹羨慕那些人,盲目到不計後果)。所以,我由一開始把大學五件事由:莊,hall,拍拖,兼職,讀書,也慢慢地放成:拍拖,讀書,莊,兼職,hall。

對於淫亂這點,我只覺得是個人道德操守問題,和哪間hall其實不太大有關。無論是男/女/男女hall, 有些人總會帶男/女朋友/SP上房做愛做的事,男/女朋友/SP是hallmates的便很易入房關門;不是的,便要簽過夜,其實也是一樣,所以淫不淫蕩其實和hall真的沒太大關係,反而是個人問題。至於hall雞(SP另計),我真的未見識過,也不太相信。事因只要和這方面扯上關係,你的名聲必在一夜之間沒了。在hall很出名(hall沒秘密是常識吧),後果值不值,自己想。須帶一提,在hall裹男男女女也玩得很close,因為是日對夜對的知己,無論是男女同/不同層,都是一起玩的。放下偏見,男女一起玩有何不妥?

至於住hall燒時間,雖然某程度上是對的,但和自身時間管理很有關係,也其實是priority的問題。很hall的, 自然會把大部份時間在hall;不太hall的,自然少些(其實這和我說的第1,2點很有關),所以我把五件事都管理得不過不失。

其實hall這回事真的很現實,也是一個小小的現實社會。有些將來會遇到不公平的事、黑暗的事、複習的人際關係…其實在hall也會碰上不少,例如大仙有權仙fm、某些事令人分成幾派、某些人會笑騎騎放毒蛇等等。自身試過teams的參與率不夠,但因和team cap熟所以便不用再interview,下一個sem便順利住到了。但其實,這也是讓自己早些適應現實社會,早些讓自己看清這世界。

雖說hall的確很煩很多無謂事chur了我用來hea的時間,但卻幸運地帶給我很friend的同年floormate和成為知己的roommate, 也是我唯一不quit hall的原因。每晚一齊係pantry係房玩到顛尖叫係房講心事一齊出街食宵……其實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們!

我知道住很多住hall的人看了這文即使很有同感都不會like,尤其是這臨近reg day的日子,因為我也是!怕甚麼?怕給hall lun看到、怕給一些意見不同的hallmates看到、怕被人說些不好聽的說話、怕被hall lun把罪証公審……

舍堂內,大家都好像信奉着同一個價值觀。有異見的,就會被冠上錯、不合羣的名號,是不應該出現。到頭來,大家即使心有自己的想法,也不願、也不敢讓人知道,敢怒卻不敢言。這根本就是一羣自稱成熟但其實心裏幼稚得很的大學生在做着連小學雞都不如的事。有時候我不禁想,這就是大學?這就是大學生?這就是我一直響往的大學生活?舍堂看似自由,看似團結齊心,看似和目共處,實則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亦有目共睹。

到這一刻,其實我沒有後悔過,因為在這短短的時間裏,我真的好像看清了些甚麼似的。假約你問我要否住hall好,我會答:這個經歷值得試,但devote幾多,自行決定,你獲得多少,失去多少,都是一份寶貴的人生經歷。但我希望你們謹記,別在過程中忘了初衷、失了自我,別在未來回望大學生涯時才發現,這幾年都過得不知所謂。

原文刊於 HKU Dry Club Facebook 專頁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