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

有種人,你明知不能愛,不能有感覺的,
他有他所歸屬之地,
奪得了,你只會名譽掃地,
再者,你曾遇上像他的人,而結局是,你傷了那個人,
你恐怕,重蹈覆轍。

//她和他是朋友,剛認識不久兩人已經相當投契,說的玩的,反正就像是十多年的老朋友。
她剛認識他,早知道他有女朋友,而她還沒有心動,只是覺得兩人會有很好的友誼。
卻就是,他的細心觸動了她,下雨的時候,他會像男朋友般把大半的傘遮擋她,自己濕了半邊肩膀;買了一杯難喝的飲料,他會把自己的與她交換,繼而把那杯難唱的傾杯而盡;去活動時,她有事未能出席,他會三番四次表露失望的神情,不停追問原因。
他讓她想起了一段回憶,以前也有這麼的一個男生,永遠有很多的爛笑話,故意的說為的就是自己的笑容,不懂太多的浪漫,但她知道這個男生很愛自己。然而是自己的不懂事,厭棄他的慢熱不被動,愛上了一個熱情主動的男生。分手後,又懷念慢熱的這個男生,回頭找他,他依然樂意從頭開始,但表明需時再去信任。人是犯賤的,一年後,她又找到新歡,拋棄了慢熱的他。當然後來分手了,她又想起了,但再也不敢找他了。

所以現在認識的他就像慢熱的他一樣,有很多爛笑話,讓她的生活每天只有笑聲,再加上,他知道了她以前靡爛不堪的過去,慢慢的,有些事不同了。
但他有歸屬,加上怕重蹈錯誤,說不定只是霎時的迷戀,說不定只是錯覺。

也許,這也是青春懵懂的美好;也許時間會逼你面對一直逃避的人事,把相似的人再現你眼前,只為要你悔疚,要你抉擇。
1474859781_gVoPJYQG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