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控訴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到底具備什麼條件的作品才算好的文學作品,我很疑惑。作為一個講心情的偽文青,我認為愛文學正如愛人一樣不需要原因。但是朋友問起,我想來想去,如果硬是要說,作品的「劃時代性」應該才是最重要的。作品具有時代意義很容易,取材於時代,自然有這個時代的生活氣息。你寫Pokemon Go,後人看了你的作品,便會知道這個時代曾流行Pokemon Go。這是容易的。但是如何使作品具有洞見,在時代之間穿梭無阻,跨越一代與一代人之間的思想鴻溝,穿透人的心靈,帶給人們震撼,讓不同世代、不同知識水平的人看了依然有所發現。我認為這就是文學作品中最至關緊要的價值。這個價值,不止於文學,更是之於社會的。

book-436507_960_720

近日看到網絡上流傳著敍利亞空襲遺留下的受傷男童的照片,男童被灰塵覆蓋全身,讓人看不透他的表情。第一眼,因著那空茫的眼神和他身上灰泥的質感,我還以為那是人偶玩具。閱讀內文描述,才驚覺那是個受了重傷的男孩,不是沒有靈魂,而是裝著受了重傷的靈魂,因此顯得無神。我不禁回想起Beyond的一首歌《AMANI》中的一句「是控訴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戰爭到底要讓我們再犧牲多少?作為一個九十後,我最初接觸這首歌,是聽到父親在家中播放搖頭晃腦地跟著音樂唱。事過境遷,今日再想起歌詞,依然撼動人心。Beyond的歌很神奇。校內音樂會表演,同年代的舊歌很少人會高聲喝采歡呼。可是Beyond的歌卻能令全場轟動,不論學生、老師。我不知道歌詞算不算文學,如果算進去的話,這首歌的歌詞必然是經典。

5aff3d4c50d14760ad9d8a440469fcc5

如果沒有想起那首歌的歌詞,我想我會在看見男童照片後傷感幾秒,慨嘆一下戰火無情,然後就關掉視窗繼續滑手機下一張貼文。文字、歌詞、文學,讓人重燃對生活、世事的情感。這就是語文的社會意義。作為一個九十後,我毫不羞恥地說,我對社會、對戰爭的利益交互了解還很少。我心中有的,只是文學課和歷史課上接收到的反戰思想。我不明白,在學時期,我們接收到的是充滿人文關懷的反戰思想教育。但是長大後,社會嘗試教育我們的是戰爭之間的利益衝突。教育不是為了裝備我們出社會嗎?不是為了讓我們以此為人生宗旨,立身處世嗎?怎麼到最後我們得到的是截然不同的訊息?

 

歌詞 「權利與擁有的鬥爭 愚昧與偏見的爭鬥 若這裡戰爭到最後 怎會是和平」一針見血。我們總以為戰爭結束,有一方得利,有一方落敗投降,便會換來和平。「戰爭結束了,一國的投降換來了和平。」童話故事如是說。歷史卻告訴我們不是。戰爭裏戰敗方種下民族仇恨和貧窮,結出怨毒的果實,誘發內部動亂、罪案和下一場為報復而出師的戰爭;戰勝者以戰勝的民族自豪感作糧食,養出一班又一班如饕餮般嗜血貪得無厭而好戰的國民,最後會否得到被撑死的結局尤未可知。

629caa63gb53c7b02568c&690

電影《金陵十三钗》之中,假扮神父的約翰在樓上高懸出紅十字會的會旗,表示此處為受國際認可的人道保護區,高聲呼叫:「This a holy place…You are breaking the laws of human and of God!」剎那間,劇情出現了希望的曙光。然後日軍揮刀刺落旗幟。唯一而最後的保護也從真正意義上消失。現實中的戰爭正正如此,我們以為戰爭中的人有國際人道組織保護。而事實是,戰爭說打就打,刀劍無眼,人道法能保護的,真的很少很少。戰爭,其實沒有什麼人道可言。

 

作為一個未出社會的九十後,我再次申明我對於社會真的了解很少很少,我仍未能夠看得清到底社會是什麼。我所能做的,不過是利用我微薄的能力寫下淺見,人們看見了,也許就能關注事件多一點。在亂世中,我們更需要讓社會多一點點積極的正能量。我希望身邊人不至於對戰火帶來的傷痛漸漸習慣,而麻木了心中本該溫暖的人文關懷。

 

 

──謹以此文悼念敍利亞死難者,向各個國際人道組織致敬。

God Bless Syria.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