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很近的遠距離》

IMG_5900

如果風會說故事,那千萬別把傷心告訴風。

如果你不會愛我,那千萬別再讓我遇見你。

那個暑假沒有風,窗外綠色的龍眼樹葉伴著蟬叫聲,鉛筆劃過白紙的沙沙聲,白色的長袖襯衫黑色的T恤,白色的五分褲,雪白的白布鞋,黑色的短髮過長的瀏海,他單肩背著黑色色的書包,一甩到窗邊的桌上,坐下。

嗯,乾淨的一個男孩。

在行雲流水的動作後瞬間回到寧靜的課室,所有人都在討論這個新來的人,她的眼睛突然離不開他。

「這個人好乾淨。」她心裡想著。從來沒在課室過他,有點帥,一張圓圓的肉臉放在高瘦的身軀上,金色細框眼鏡,有點少年的小不羈,又帶點乖學生的書卷味。

「嗯,好奇怪。」她又呢喃了一句,但她還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和他說了第一句話,「那個…你是來學韓語的?」

轉頭看著她,心裡想著這女生怎麼會找我說話,在韓語班上課不是學韓語的難道是學泰語嗎?但還是禮貌地回了一句「我是新來的,來韓語班當然是學韓語的,不用管我就行了。」說完後雙手合十,轉過頭去繼續帶上耳機聽歌。

「不管就不管。」這是她當時心裡想到的,這種怪人,這種態度是什麼意思。

可能喜歡是從這時候就有了吧,說著不理他的話眼睛卻飄向他。

於是日子一天天地過,她沒辦法像他說的一樣不管他,每星期三晚的課程,她總會一邊上課一邊瞟向他,側顏好帥啊⋯⋯刀削般的下巴弧度,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會在發現她偷看自己的時候抿一下,然後一臉嚴肅用表情告訴她要專心聽課。而她總是臉紅了一下然後玩著筆看向投影幕。

「蕭藍,你最近韓語的長進很差啊,多努力點。」導師在一次下課後跟她說。

「原來你叫小男啊。」他走過來跟她說話。

「是蕭~藍~草字部的那兩個字。」蕭藍翻了個白眼告訴他。

「白眼翻得不錯,就是韓語沒有什麼長進哦⋯⋯」玩味地看著她,明明知道是因爲自己讓這個傢伙心緒不定的。

「才沒有…我只是沒表現出來我的水準!」

「我叫李旭海。」露齒笑了下告訴她自己的名字。

他笑的時候很好看,一顆小虎牙會露了出來,看到那顆小虎牙她的心跳得很厲害。人好看的話連牙齒也萌啊……

「陪我吃宵夜吧。」他說。

「哦⋯⋯好的。」愉快地答應了。

「喜歡吃什麼?串燒好不好,還是小龍蝦?」

「小龍蝦!」聽到小龍蝦她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於是開始有他每次上課後陪她吃宵夜,後來有他陪自己深夜聊的天,有送過自己到16號的巴士站等車,再後來,他陪自己回到家樓下和晚安。

一切,似乎理所當然地發展。

=====================================
夏日的夜晚,樹上有蟬叫聲,面前的海浪拍打聲,還有沒回家的海鷗叫聲。突然一圈溫熱圈上自己的腰,一個棱角
靠上了自己的肩,鼻子嗅到了洗衣液的香味,耳邊有一聲溫潤叫著「藍兒…」

耳朵癢癢的,是他每次呢喃地叫自己的名字,然後用手臂給自己圈起一個小小的空間,屬於兩個人的空間。

「旭海你怎麼現在才來啊。」雙手圈到他的項上,更貼近他一厘米。

「讓你想一想我也沒什麼不好的。」嘴唇貼上她的額頭,本來淺嘗即止,卻加深了力度停留,後來眼睫毛,鼻子,臉頰和嘴唇都有自己來過的痕跡。

海風就這樣吹著,樹葉就這樣搖晃,車子一來一往,夜跑的人來回了數圈,街燈映照到一雙影子在沙灘上。

凜冬而至,第一年到韓國過冬天,雪花飄在空中,她在雪地上歡脫地撒著野,滾了幾個小雪球向他扔去。他晃了幾下輕鬆地躲過,眼眯了一下向她跑去。

「不教訓一下是不行了啊!」寵溺的語氣比糖果工廠的糖度還高,她本能地跑開,還是讓他追上了。抓起一把雪放到她頭上,再揉亂他的頭髮,喜歡看她耐何不了自己的小表情,好可愛。

=====================================
「蕭藍!起床了!」熟悉的女聲愈來愈近,然後自己的被子被掀起來,窗簾被打開,空調被關掉,陽光透進來,她醒了過來,發現身邊沒有海邊也沒有雪地。

是夢。

啊啊啊!

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想的都是些什麼,太瘋狂了。

回到那一個晚上,夜空星朗,她抬起頭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因為你很像一個人,她和你一樣,會看著我偷笑看到入迷,也很喜歡吃小龍蝦,我覺得你很像她,她在國外,我會想說,如果她也有一個人像我一樣照顧她就好了,所以我對你好,希望在地球的另一邊,在慢我十二小時的地方,有一個人能疼她。」他垂下眼睛說。

「那個人是誰啊……」

好像已經猜到了,但還是要確認一下,人,總學不會適可而止地死心來避免傷害自己。

「前女友。」

車來車往的聲音不重要了,路邊攤主呦喝的聲音也不重要了,16號巴士什麼時候來也不重要了。

什麼都不重要了。

因為自己也不是最重要的了。

整理好心情後自己還是能和沒遇見他一樣地過生活,李旭海還是蕭藍的朋友,不過已經沒有小龍蝦和16號巴士聯繫著兩個人了。只是蕭藍的日思夜想,每晚入睡前的詛咒還是能讓自己的夢像狂想曲一樣亂來。

反正也只是夢,隨他吧,反正沒有人知道。

只要不告訴風就可以了。

風會告訴他。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不盡然
Next article你在,或不在
日常中理性成一個感嘆號,獨處時感性成一個問號。 虎系女子兼話癆一名。 在愛情的路上守株待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