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兵的自白》

13446144_10208895233365540_1721600643_o

睇返從前當兵同你既短訊,我好想嘔。

我係終極煩膠,提點你做野辛苦要記得透下,天氣涼要着多件衫,病左幾點要食藥。我吾想比你媽更長氣,但我冇資格同你講我愛你,唯有用呢個方法關心你。

我千方百計要你留意我。你若我對冷淡,我耍各種手段,換profile pic引你注意,扮病扮可憐,同其他男仔親蜜好等你妒忌,只係想博你多D諗下我,吾好吾記得我。

我拋棄左原則。你有時講咸濕野,內斂既我去配合你講D我平日吾會講既野。你想kiss下拖下手仔睇有冇feel,我冇名冇份地同你試。我其實吾係咁隨便,只係想同你有更多交流。

我面皮幾吋厚。你話我對你太認真太痴身,呢D難聽既話將我狠狠傷害,我理應要嬲。但我扮冇野,隔冇耐就嬉皮笑臉text你,彷彿事情冇發生過,因為我怕我一嬲你會吾睬我。

我變得卑微。我地既話題永遠圍繞你,你返工又比老細鬧,同fd去邊度打邊爐,睇波撐邊隊等。我都有工作不順,我都有日常生活想分享,但對比你既事,佢地變得微不足道。

人家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係非常可惜,而我不做鮮花,甘願做你腳下既牛糞,冇人會可憐我,連你都睇我吾順眼。難怪我會想嘔,因為成件事實在太噁心。

今日已重拾尊嚴,但回想我昔日既所作所為,我想吐血。 多希望有生之年都吾會再見到佢,萬一見到佢我只想揾窿捐。

當時我以為我為愛而瘋狂,因為驚冇左你而不惜一切。 但你根本吾稀罕呢種付出,而我從來冇擁有過你。只係我吾願意承認,為左同你保持接觸,連尊嚴都拋棄。我沉淪係短暫既歡愉,一次又一次地賤賣我的尊嚴。我笑中帶淚,一啖沙糖一啖屎咁呑落去。

或許暗戀係悲傷既浪漫,或許失戀係心碎既回憶,而做兵只係人生一大污點。天大地大,轉移對象吾難,但樽鹽只有一瓶,倒左就算裝返已經變質。

作為過氣既女兵好想提醒大家,做兵既你好之為之;有朋友做兵既你都麻煩幫幫手摑醒佢。

Comments

NO COMMENTS